广告合作邮箱:mashangfa321@126.com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交换夫妻的肉宴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1 16:23:58

第一章少妇被虐待的后背姿势

那是很闷热的夜晚。即使是把冷气机开到最大,额头上还会冒出汗珠。三上江奈因为感到不舒服,不停的翻身。变成很不好的睡相,一条腿打在丈夫的大腿上。丈夫三上一郎发出呼声。大概没有睡熟的样子。「妳的腿压在身上好热了」一郎想把压在自己腿上的江奈的腿推开,可是她的睡衣撩起,变成抚摸光滑大腿的情形。江奈的肌肤是纯滑又有适当的弹性,今晚因出汗的关係显得有热度。一郎张开眼睛看江奈的腿从小腿肚到脚裸的曲线充满弹性。一郎决定要和江奈结婚的理由之一就是要有腿部的曲线美。既然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,最好能和美腿的女人结婚。据说人老了腿的曲线还不会变化就这样遇到完全?他理想的江奈。虽然没有开灯。但由窗户射进来的月光,还能看清楚江奈乳白色大腿,这时候一郎的睡意完全消失。蓝色的睡衣在她每次翻身时会撩起;所以大腿也完全露出来。本来想把江奈的腿推开的,这时候用手抬起,睡衣的衣摆更撩起,女人成孰的下腹部暴露在男人的视野里。江奈穿的是浅粉红的丝质三角裤。三角裤紧贴在丰满大腿根和隆起的三角地带。双重底的部分,好像能透明的看到女人的肉缝。(这样看来,我的老婆也很性感。)不由的吞下囗水。同时也产生另一种慾望。(反正热的不能睡,和江奈干过之后也许会累的睡了。)不只是心理产生这样的慾望,事实上,他慾望成点的阳具,在他看到江奈的下半身时已经猛然抬头。一郎急忙脱去内衣和睡裤。因为最近的天气很热,性慾也衰退,很久没有和江奈性交。江奈二十五岁。二十五岁是一个女人最旺盛的时期,应该是根本不怕热的要求和丈夫性交的年龄。可是江奈不是这样,她是百分之百服从男人的意志。这种情形不只是因为她的性格内向,因为她的故乡本来就有男尊女卑的风气,从小就受到女人应该服从男人的教育,所以长人以后仍旧保持这样的的态度。总之,从来没有主动的向丈夫要求。这种情形多少使一郎感到失望。这些下说,现在他已经产生火热的性慾。忘记闷热把头伸入江奈的跨下,把抬起的腿放在自己的肩上。江奈惊讶的说:「你要做什么?不要这样!」这时候,男人的舌头正在汗湿的三角裤上蠕动。江奈几乎忘记睡不稳的痛苦,用力扭动屁股,但这样的动作反而给男人的舌头和手指带来方便。因为女人扭动屁股,一郎的手就顺势从三角裤的边缘直接进入肉缝里。江奈的全身弹动一下。「不要啊!!」这样一来,轮到一郎感到惊讶,因为从来没有听江奈说过……不要……的话。现在因为男人的色情行为使她拼命的摇动身体。(对了,这样才好,玩起来才够意思!)一郎感到很满意,用手指把三角裤的底部拉到一边,舌头在阴唇的上下舔。这里是女人的体嗅最浓厚的地方。手指拉开阴唇,手指尖碰到柔软的粘膜和蜜汁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(原来她也已经有了性慾。)一郎感到非常高兴。一切行为都很保守的江奈,像今晚这样扭动身体或表现性慾还是第一次。一郎开始更兴奋。「喂!我们从后面来吧。」「你说什么?」江奈露出惊讶的表情抬头看丈夫。「什么?妳不懂从后面来的意思吗?」一郎多少有一点意外,但也不能不反省,结婚已经三年了,每次都是所谓的正常姿势。(对了,要嚐试各种姿势,江奈就能理解性交的愉快了。)过去他也欠缺努力,不能完全责怪对方。「江奈,妳趴在床上。」顺从的江奈听到丈夫的命令,就把身体转过去趴在床上。睡衣流汗后紧贴在身上,发出玫瑰色光泽的年轻妻子的体嗅开始挑拨男人。一郎用力拉起睡衣,江奈轻轻叫一声并弯曲身体。形状漂亮的屁股露出,因为还没有脱三角裤,所以陷在屁沟的丝质布料已经完全湿润。一郎从屁股上拉下三角裤。「不要啊.羞死了!」江奈扭动身体。「江奈,一大把年纪了,怎么还这样?我们是夫妻,所以无论做什么事也不会有人来干涉的。」「你今天晚上怎么回事?突然做出这么难为情的事。」「实际上,这才是一般的夫妻。因为妳太顺从了,所以我也不由得在享受性的乐趣上没有努力。听同事们说,有的很厉害,把他的老婆绑起来,还让她坐在椅子上搞她。」「啊,不要说了!从屁股那边摸过来,受不了!受不了!。」因为一郎一面说一面伸手到江奈的屁股缝里,在江奈的肉丘和肉缝里抚摸。江奈趴在床上抓紧床单,抬起屁股扭动想躲避男人的手指。光滑的后背向左右摇动,从撩起的睡衣微微能看到乳房。(原来她也能做出相当性感的姿势。)结婚到第三年才发现自己内向的妻子有这性感的一面,一郎兴奋的把二根手指插入到江奈的内缝里。汗奈不知在嘴里嘀咕什么,肩头不停的颤抖。肉洞里已经溢出蜜汁。短短的黑毛贴在阴唇附近,缠绕在插入的手指上。一郎的手指在里面转动,江奈鼓起嘴巴发出分不出是呼吸还是叹气的声音,把脸紧紧的贴在床单上,散乱的头髮盖在脸上,好像很痛苦的皱起眉头,那种表情和平时的江奈完全不一样。(听别人说:漂亮的女人做出痛苦和生气的表情最美。原来是真的。)一面欣赏女人产生慾望的情形,一面拔出手指品嚐着江奈的沾在手指上阴液的味道。虽然很粘但味道很轻,不过腥味很重。「你在做什么?不要这样,羞死人了!」在江奈来说,虽然对方是丈夫,但做出这么淫蕩的事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。「妳等一下,马上就会舒服了。」一郎抬起身体做出插入的姿势说。「把屁股抬高一点。」「我怕!」「没有什么好怕的……这样会非常好,快点抬起来。」一郎以前就曾经想到过江奈的性器好像是偏下的,所以用正常的姿势是没有办法很充分的插入。所以,用后背的姿势很可能让江奈高兴。可是每次性交时,习惯上还是会採用正常姿势。(正常姿势是没有办法,今天晚上一定要试一试江奈的身体。)推开湿淋淋的发出黑红色光泽的花瓣,龟头扑滋一声进入里面。江奈在这剎那保持原有的姿势,四肢轻微颤抖……确实比正常姿势插入时更轻鬆。「啊,进来了,你的好厉害。」江奈一面哼一面说。「很粗,和以前不一样……啊……」「和以前不一样吗?妳果然是偏下的。」江奈自已的膣腔里产生了比正常姿势插入时强烈多少倍的压迫感。「啊……为什么会这样……我受到压迫了。」江奈的反应完全和以前不一样。「好厉害,太紧了……不要啦……不要动啦!」「妳不要这样说,已经有这样的感觉怎么能不要了?」「因为……我很痛苦,好像没有办法呼吸了。」「不要说多余的话,快扭动屁股吧!」一郎判断江奈是分不出快感和痛苦,她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感。过去没有设法让她知道,是一郎的过失。现在终于找到江奈的特徵,一郎感到非常高兴。「江奈,愈痛苦快感也愈强大。来啦!我来啦!」一郎拼命的扭动。江奈抓紧床单发出好像痛苦的呼吸。当更深入时,江奈的哼声变成长音。「不要啦……啊!!我快要死了!!」因为过份用力扭动屁股,一郎的肉棒几乎要脱落出来。一郎用下半身保持平衡,同时上身向后仰,屁股用力向前挺。二个人的身上都汗湿。江奈几乎是哭菩说:「不要啦!!……不要啦!!……」可是一郎立刻开始用力抽插。看着肉棒在丰满的屁股沟间进出,一郎开始用力扭打。「这样真好,她果然是偏下的。以后每天晚上都要用背后姿势了。」一郎拚命的干,很快就开始兴奋。「哦!来了!!江奈!!……太好了!!……」江奈只是发出低沈的哼声。三上的快感爆炸时,一囗气爬上快感的顶蜂。三上再无法忍耐,拚命的把肉棒插入到江奈子宫的深处,就开始喷射。「啊……江奈……好……」他一面扭动屁股一面猛射精,也没有机会看江奈有什么反应,就射出最后一滴精液,然后深深叹一囗气,全身软绵绵的座在江奈的后背上。

第二天夜晚一郎和江奈和过去一样併排睡在床上。「昨天晚上怎么样?虽然第一次用那一种姿势,妳是不是感到很痛快?」可是,江奈用冷淡的话回答:「我再也不要那种样子了。」因为这句话使一郎感到很意外,用不高兴的囗吻说:「妳这是什么话?我可是好心要让妳知道什么是女人的快感。」「可是,只有你一个感到好,我一点也没感到好。」「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」「我只是感到难为情,一点也没有感到好。」一郎突然笑起来,握住江奈的手说:「原来如此。对妳这个千金大小姐来说,狗趴姿势确实是很羞耻。可是,妳的东西是长的偏下。」「你说什么?偏下是什么意思?」「就是说,妳的性器比一般人长的更接近屁股。」「什么?我是不正常的人吗?」江奈的脸色已经大变。一郎本来今天晚上也想用背后姿势,可是这样的谈话使他的兴奋消失。「昨天晚上,妳真没有快感吗?」忍不住又这样问一次。「我根本不知什么是快感。」「真是的,妳究竟几岁了?妳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女人!」「可是我说的是真话啊!」「在性交中忍不住喊好,或说快要死了,最后兴奋的快要昏过去就是快感。妳知道吗!」三上就好像教练训练初学者,一样一样的解释,使得性慾很快消失。三上心想:(真是的,和没有味道的女人结婚。在办公室里同事们很得意的吹嘘和老婆性交的情形,和情人开旅馆的样子。可能多少有一点夸张,但他们都说女人平时外表上看起来很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,到那时会疯狂的浪叫,会向男人要求很刺激的事。)一郎在单身时代有过二、三次性经验,但对方都是风尘女郎,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,所以还没有经验过在男人的领导下让女人达到高潮的喜悦感。隔天……一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,正在整理办公桌上的东西时,难得加班的课长对他说:「怎么样?偶尔陪我去喝一杯吧。」一面穿西装,三十多岁的课长一面说:「我找到又便宜又好吃的地方。」「是!」课长很少这样子约属下,所以一郎做出困惑的表情。「不愿意陪我吗?一定是想回到漂亮的太太身边。」「不!不是的!这是我的光荣。」课长把一郎带到吃乡村菜的餐厅。先喝一杯酒后对一郎说:「你最近怎么样了?好像没有精神。新婚后生活应该安定,对工作有干劲的候,怎么会这样?和太太发生什么事吗?」「不,什么事也没有。」「你不要骗我,你的表情把一切都告诉我了。我有经验,这叫倦怠期。」「课长,我们还没有到那种程度。」「这样说来,你每天晚上被太太要求的站起来都会摇摆了吗?」「我是正相反。」课长又要一瓶酒。「你就全说出来吧,没有什么怕羞的事。我对你的期望很大,再有二、三年,就希望你到地方的分公司当副理,然后是我的助手副课长。所以不希望你为不必要的事在工作上出差错,我的计划就落空了。」「谢谢课长。」一郎觉得脸上快要冒火,但还是把夫妻的夜生活状况说出来。课长好像很好笑似的哈哈大笑,然后又突然改变认真的表情说:「你真是有了一个好老婆。她仍对性行为很淡薄,是表示她仍旧很新鲜。你只要多用一点时间教导,一定会燃烧起来。」「不是,她是非常老实的女人,每一次坚持要正常的姿势。」「听你的口吻,好像你自己不满足的样子。」一郎点头。课长点点头说:「在教育你太太以前,好像需要先教育你。」一郎不了解课长的意思。「找一个能指导你的女人,给你刺激也是一种方法,虽然不是好事。」「我没有那种女人」一郎急忙摆手说。但脑海里里出现一个女人的影子。「好像你有人选哦!」一郎觉的自己的心事被课长完全看透,没有办法瞒过他。「是附近的一位太太。」「哦!其实和别人的老婆恋爱,也是增加人生活力的一种方法。」课长大大方方的唆使他做坏事。出现在话题里所说附近的太太,就是在上班途中常常见到的住在斜对面的西方香子。香子好像和江奈很熟,看到一郎就会露出微笑寒喧。一郎以为她的微笑是因为邻居的关係,也没有放在心上。可是不久前,有一次遇到香子带狗散步。那只狗看到一郎没有害怕,反而摇尾巴走过来。「哟!牠比自己的主人更向外人讨好。」她的一举一动和江奈比较时,就好像白天和夜晚,完全不一样。江奈如果是开在树荫下的小花草,香子就是在艳阳下绽放的大朵向日葵。

「我去买东西,顺便準备在前面的咖啡店喝咖啡,要不要一起去喝?但这样也许对你的太太不太好。」用手挡在嘴上送来秋波,使的一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「我丈夫在那里等我。」「哦,这样的话……」曾经听江奈说过,香子的丈夫是自由业。不知道是做什么事的人,真想看一看和这样女人生活的男人。咖啡厅的老闆娘也喜欢狗,所以会把狗栓在柱子上餵狗。香子和一郎隔着咖啡桌面对面的坐下。「我们是邻居,竟然还没有认识妳的先生。」「下一次找一个机会,我们一起吃饭,当然也要请你太太来。」就在这时候,走进来留着短鬍子穿花格衬衫和牛仔裤的男人。「他是我丈夫。」香子为他们介绍。香子的丈夫叫西方良彦,据说是独立的摄影师。「你的太太真是大美人,看起来比洋装更适合穿和服。这样吧,今年秋天的摄影展,就请你太太穿和服做模特儿吧。」根本没有徵求他的同意,好像单方面的就决定了。「她是不行的,不如你自己的太太更有现代感,让太太做模特儿不是很好吗?」「让我拍多了。」西方露出苦笑说。「偶尔也请你陪陪她吧。她最喜欢和男人在一起。让她和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搞,还不如和知道身份的三上先生在一起,我还能安心。」西方说出令人惊讶的话。那种口吻就好像要把自已的太太推给一郎。在一边吸美国烟的香子,用毫不在乎的表情说:「他还不是和模特儿做好事。我玩一玩,他是没有资格反对的。」「我和模特儿?我什么时候和模特儿在一起?」西方摸一摸鬍子对香子说。「我已经掌握你的証据了,不承认是不行的。」「那么,妳怎么样?和写真杂誌的记者到新宿喝酒,喝到早晨才回来?」当着邻居一郎的面,彼此揭穿对方的丑事,他们究竟是什么心理?使一郎哑囗无言,同时也很羡慕香子,如果江奈能有香子的十分之一的热情开放的性格就好了。「三上先生,不要看我们这样,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嗜好。」西方对一郎说。「你知道是什么吗?那就是卡拉OK。」看他们嘴里胡说八道的样子,直际上二个人还去卡拉OK唱歌。「真令人羡慕。真想好好训练我老婆。」「你也常唱歌吗?」「只有和公司的同事们。」香子突然兴奋的说:「太好了,就算我们交往的纪念,一起去吧。」「一定请你太太也来,你太太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人。」西方毫不顾忌的说。香子在西方的大腿用力拧一下说:「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的整你!」「痛啊!三上先生,她就是这样喜欢那种事。平时就说一个丈夫不能使她满足,固然也因为我太忙没有办法天天陪她。」他们夫妻的话题动不动就转到肉体关係上。临走时,香子拉了一下一郎的袖子,把嘴靠在一郎的耳边说:「后天晚上到我家来,他要去北海道工作。」

经过课长唆使他外遇也成为动机,一郎决定接受香子的邀请。(和老婆以外的女人睡觉,也是为锻练技术以便教导江奈。)一郎在心里重複一次课长说的话。下班后直接回家,而且避开有江奈等待的自己的家,绕过一条小巷到西方家按电铃。外遇是通常在宾馆进行,像这样突然把男人叫到自己家来,实在是很大胆的事。而且还能看到自己家的大门和窗户的灯光。「哟,我正在等你。」香子的语尾拖的很长。拉一郎的手走进房里时,那里已经準备好酒和酒桌。「我还是要问一次,西方先生真的不在家吗?」一郎战战竞竞的问。「如果在家就不会叫你来。即使是被他看到了,如果是你,他也不会生气的。」香子做出秋波劝一郎喝酒,然后又说:「你要洗澡吗?」「妳洗好了?」「我刚才已经洗乾净了。」香子说话时几乎夸大的扭动身体,或用肩头碰一下,说话之间又加入幼儿的用语。一郎从一见面就完全被香子掌握住气氛。「我可没有偷看男人洗澡的恶劣嗜好,请慢慢洗吧。」一郎变成失去自己意志的人开始淋浴。把浴巾围在腰上回到房里时没有看到香子。「在这里,在这里。」从隔壁的房间传来声音。在客厅旁近有三坪大小的房间,香子在里面。「这是我个人的房间。丈夫不在家我就在这里睡觉,和丈夫吵架时也会跑到这个房间里。」一郎走过去推开房门后,惊讶的伫立在房门口。房里是单人用的沙发床,床上是深红色的床单,香子仰卧在上面。「我已经等不及了,所以已经变成这种样子了。」脸上露出媚笑,然后用双手盖在脸上,但从手指的缝隙看男人的反应。香子是全裸的!在下腹部上虽然有一条浴巾,可是修长的大腿只要动一下,浴巾就要掉下去,隐隐约约的看到大腿根和三角地带。肌肤经过太阳晒到恰到好处。看习惯了江奈雪白肉体的一郎,对香子充满健康色泽的肌肤,心里不由的开始紧张。「你取下浴巾吧,我也拿掉。」香子说完就把盖在肚子上的浴巾拿走。一郎不由的吞下一囗唾液,视线被吸引到香子暴露出来的下腹部上。丰满湿润的嫩草在倒三角形的地带掩盖少妇热情的泉源。从肚脐到下腹部的曲线非常美,没有一点赘肉。腰围虽然粗一些,但决没有到难看的程度。乳房也丰满有弹性,只有乳罩和三角裤的部分比较白,也增加艳丽的感觉。一郎的下腹部蠕动,浴巾形成帐蓬。香子好像在欣赏男人的情慾变化,把原来并齐的双腿慢慢的分开。黑色的影子也随着腿的动作分成二列,在中央露出红色的肉门。一郎迫不急待的丢下浴巾。「啊!真棒!」香子张大眼睛凝视一郎的肉棒。离开浴巾的压迫,一郎的肉棒摆动一下后,从尖端溢出透明的液体,挺直的对着天花板。「我想要了,现在就想要,你害我已经变成这样了。」香子的眼睛湿润,声音也湿润,同时扭动屁股,用自己的手指在分开的大腿根把花肉分开给一郎看。花蕊的中间是鲜艳的红色,有阴露发出光泽溢出。「啊!太美了!」一郎不顾一切的把脸压在香子的大腿根上。这时候,已经完全忘记就在斜对面的家里有江奈準备好晚餐等他的事。「好大哟!」香子夸大的喊叫。「我们做69式吧,我也要品嚐你这很漂亮的东西。」听到69式,一郎的心脏跳的更快。江奈就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,她只认为性交是男人规规矩矩的压在女人的身上。即使是一郎建议改变姿势也不答应。一郎心想:(香子真是了不起的女人。不过也许香子是正常的,江奈才是不正常的。)总之,现在的香子在要求69式,一郎当然立刻答应。彼此舔对方的性器,对一郎来说还是第一次。一郎是比江奈大一岁,可是到二十六岁的今天,几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享乐。身体和香子成反方向的躺下去,香子立刻把肉袋握在手里,一面揉搓一面玩弄,还在冒出青筋的赤黑色香肠上开始亲吻。那样的动作非常熟练,使一郎几乎怀疑她曾经做过泡沫女郎。「怎么样……舒服吗?」香子带着笑声问。「好啊!妳弄的真好。」「是吗?我丈夫每次都骂我很笨。」「我真羡慕你们夫妻。我的老婆没有办法和妳相比,太土了!」「你应该指导她才对。」「那是不可能的。啊!!……那里太好了!……唔……」原来香子是用嘴唇和舌头摩擦一郎的龟头。好像有一股强烈的电流向上冲,一郎忍不住闭上眼睛发出哼声。如此一来,根本没有办法品嚐香子的东西,一切都在香子的领导下进行。「你也要疼爱我的小东西呦。」香子说完就把沈重的屁股压到一郎的头上,形成他的眼睛或身子接触到淫花的姿势。香子的体味比江奈强烈,不知道应该用甜还是用汗臭来形容。总之那里充满野兽的味道。一郎的鼻子闻到那里的芳香后,贪婪的吸吮香子的阴汁。阴毛也比江奈的茂密,若非用手指拨开否则就看不到女人的肉缝。一郎因为自己的肉棒在香子的嘴里,那样的刺激太强烈,不时的发出哼声。「你怎么了?能不能更用力一点?」香子把三角地带更向一郎的脸压上来。一郎几乎满脸是汗珠,抱住香子的屁股就把舌头伸入肉缝里。就好像在沼池里扭动的感觉,如同冒出沼气一样,有湿湿的阴液溢出来。一郎的捲髮和脸都沾上香子的粘液。「开始有感觉了……啊……亲爱的!!还要摩擦阴核,在阴核上弄吧!」香子也好像有了性感。一郎更认真的继续进行囗交。把鼻尖压在肉缝的顶端,那里的阴核已经抬起头。「啊……好啊……啊……」香子不停的扭动屁股。粘液的分量突然开始增加。香子也上气不接下气的贪婪地用嘴和舌头玩弄着肉棒,使一郎产生无比美妙的感觉。「太舒服了!这样弄会让我射精的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!!」香子的囗交技术实在很美妙。一郎的肉棒在香子的嘴里好像很痛苦的挣扎。「快弄我的,还要用力弄。」香子也气呼呼的一面囗交一面说。一郎这时候根本做不到那种要求,可是也只好拿出全身的力量伸直舌头插入香子的肉洞里。「唔……啊……」能感觉出香子的肌肉在颤抖。「好啊……啊……来啦……」在这剎那,一郎也冲上绝顶。「怎么办?我要射在妳的嘴里了。」「好啊……啊……」一郎开始射精。在香子的嘴里喷射后,肉棒跳到外面把剩余的射在她的脸上。「我射出这样多……」「太好了……我也觉得很舒服。」「妳也洩出来了吗?」「嗯!」「可是,妳的表情很自然。」「嘻嘻嘻!也许有一点演技吧。」「好像我是胜不了妳了。」「你给我擦吧!」香子从卫生纸箱抽出几张卫生纸交给一郎。「我也会把妳的擦乾净。」香子好像把一郎看成小孩一样。二个人把对方的性器擦好后,仰卧在床上深深叹一口气,然后拥吻。「你背叛太太了!有没有后悔?」说真话,一郎对自己的行为很少有罪恶意识。倒不如说被一个像野兽的女人玩弄的感觉带给他更大冲击。「我有一点对不起妳丈夫的感觉。」「没有关係,他还不是在外面一样。」香子说完,爬起来穿上衣服,点燃香烟,然后把香烟放在一郎的嘴里。「前几天,我丈夫不是说要去卡拉OK吗?」「是啊。」「你喜欢唱歌吗?」「还算喜欢。」「我们最近一起去好不好?二对夫妻!」「好啊。」「要分配到不同的房间!」「为什么不是四个人在一起呢?」「嘻嘻嘻,我觉得那样才会有意思。」香子好像有特别的涵意,用手肘在男人的肚子上碰一下送出秋波。但一郎根本无法理解她有什么目的。就这样,约定本週的星期五晚上去车站后面新开的一家卡拉OK。

第二章少妇在密室的耻戏

当香子约他去卡拉OK时说的话,一直挂在一郎的心上。不过他本来就很喜欢唱歌,加上敦亲睦邻的意思,就对江奈说:「我们去卡拉OK好不好?」原以为内向的江奈会拒绝的,没有想到她会做出兴奋的表情,反而使一郎感到惊讶。「我真不知道妳也喜欢唱歌。」「高兴的样子像天真的少女。」「你不要看我这样,我读高中时还是合唱队的人,在高三时还到大会上唱独唱曲的。」江奈还这样为自已吹嘘。「哦,妳唱独唱曲!唱什么呢?」「舒伯特的圣母颂。」一郎听到后耸耸肩,因为和他的领域相差太远,他唱的都是流行歌曲。「原来妳唱舒伯特的。」看到一郎做出严肃的表情,江奈笑起来说:「现在不一样了,我喜欢唱名谣。」「唱什么都没有关係,在车站后面新开一家叫美国俱乐部的卡拉OK,我们明天晚上就去吧。」因为明天是第二个星期五,公司只有半天。第二天晚上,一郎在车站的大门前和江奈见面。江奈多少化一点粧,也穿上漂亮的衣服,很兴奋的样子。「好久没有这样和你在外面约会了。」「可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卡拉OK呀!」「其实不去卡拉OK也没有关係,我们到哪里去享受一顿晚餐吧。」江奈用撒娇的囗吻说。可是一郎已经和香子约好,今天晚上是不能不去卡拉。二个人经过平交道到车站的北边,这一带是属于繁华街,有很多上班族在这里徘徊。美国俱乐部是在繁华街的巷道里,看来虽然艳丽,但房屋是白墙,有很漂亮的外观。一郎付钱后又换一些卡拉OK用的硬币,就在左右两侧找空房间。因为还不到发饷的日子,有很多空房。一郎选了一个房间走进去,那是只能容纳四个大人的窄小空间,而且卡拉OK的设备佔了一半。要了啤酒和酒菜,一郎就拿起麦克风。就在这时候,走廊有人经过,来到房前时,听到女人的声音说:「这不是三上先生吗?」香子露出惊讶的表情向房里看。「真是太巧了,原来三上太太也在一起。夫妻一起来卡拉OK,真好。」虽然这是事先商量好的台词,香子表演的还真自然。前几天把一郎引诱到家里,玩淫戏的事好像完全忘记了。那种胆量使一郎哑囗无言。这时候,西方从香子的背后探出头说:「香子,怎么这样说,我们也是夫妻一起来的。」西方露出笑容向江奈凝视,江奈红着脸低下头。「既然这样,那四个人就在一起玩吧。」香子向一郎送来秋波这样提议。「我是没有关係的。」一郎很想看江奈对香子的行为有什么反应,所以表示赞成。可是西方拉一下香子的袖子说:「人家夫妻难得享受,不要这样。等彼此唱完以后再到一起吧。」说完拉着表示不满的香子进入隔壁的房间。关上房门虽然听不到走廊的声音,但还能微微听到隔壁的歌声。一郎正在唱流行歌,声音很不错。「三上先生的歌声真好,真想和他对唱。」香子好像根本忘记丈夫的存在,专心听一郎的歌声。就在这时候,西方突然抓住香子的手背推倒在沙发上。「妳对三上的多情也要有个限度,我知道妳和那个家伙玩过了。」西方的表情完全改变,从眼睛好像要冒出火焰。「妳以为我回家时没有发现房间里有男人衬衫的袖扣吗?那个袖扣不是我的,是妳趁我不在家时,把男人带回来。从最近的情形看,除了三上以外还有谁?」可是,香子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消失。「原来你也是会和一般人一样的嫉妒,我真高兴。过去你可曾为我有过一次嫉妒吗?既然是那样爱我,为什么没有给我更多的爱……」「好!我现在就爱妳,把三角裤脱下来。」西方伸手要拉起有华丽花纹的裙子。香子发出尖锐的叫声用手压住裙子。「你疯啦!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干呀!」「妳说什么?要在这里干,让三上夫妻听到声音刺激他们,是妳提出来。」「那是我说假如的话。真的那样干会被店里的人看到的。」「把门上的布慢拉起来就绝对下会看到。」「不要,不要拉……啊!!!不要啊!!」香子弯曲身体想逃避,但在小沙发上没有办法自由活动,只好让男人摆弄。「你也不能说大话,你想勾引江奈,说什么要她做模特儿,那是你的藉囗。」西方好像要封住香子的嘴,压到香子的身上亲吻,一面用力吸允舌头,一面从衣服上揉搓乳房。奇怪的是,隔壁的三上夫妻的歌声突然停止,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。西方是有企图的心。老婆香子喜欢玩,又是自由开放的性格,因此夫妻间经常吵闹。而西方因工作的关係常接触年轻女孩,自然少不了在一起玩的。可是自从认识邻居的三上江奈,他的心开始兴奋。最近的女性无论是单身或有夫之妇,行为都很活泼,虽然有容易交往的一面,但会让人觉的轻浮而缺少内涵。可是,江奈就是难的具备一般女人缺少的保守性。(那个女人才是我要的日本典型女性。)于是西方等待机会接近江奈。偶然间,看到香子和江奈有相当亲切的来往,就想透过香子接近江奈。因而让香子和汪奈的丈夫一郎亲近,就成为使问题简单化的条件。因为对方佔有我的老婆,当然我也可以同样的报复採取态度。(如果进行顺利,说不定能享受到交换夫妻的乐趣。)于是西方就和香子合作,把三上夫妻引诱到卡拉OK,在房间里和香子做出大胆的行为刺激三上夫妻,以便做进一步的接触。到那时候,可以让香子和一郎在一起。可是,没有想到香子已经先一步诱惑一郎。已经掌握到做証据的袖扣。可是对没有和西方合作,任意採取行动的香子感到气愤。(这样一来我的计划就不容易进行了。)西方的想法也是自私的,不管自已的阴谋,只知道怪香子。「妳看怎么样,偶尔在这种地方寻乐,也有刺激吧。」西方一面玩弄乳头一面小声说。香子好像痛苦的皱起眉头说:「不要这样,我会真的有那种意思的。」「还说这种话,如果是三上,早就有这种意思了吧?」「不要大声说,他们就在隔壁会听到的。啊!不要这样!!!」西方抱住香子的身体,伸手进入裙子里抚摸。

因为离家很近,只穿轻便的衣服,连丝袜也没有穿。裙子里因为香子的体温很温暖,大腿好像火热般的表示有性感。虽然是已经玩腻的肉体,但这样在卡拉OK的房间里戏弄,觉得很新鲜。(香子还是很不错的。)西方的手指伸入大腿根里,富有弹性的肉唇已经湿润。「不要这样,真的不要这样。」扭动屁股想翻身,使的沙发发出卡吱卡吱的声音,摇摆的碰到墙上。「店里的人看到了怎么办?」「有什么关係,爱看就让他们看。」好像西方已经开始激动。「妳摸摸这里,我已经有这个意思了。」西方已经呼吸急促的拉香子的手到大腿根上。「哟,真是的,你的东西大起来了!」「妳不要这样大声叫。」「这是彼此彼此吧。唉呀!我会想干那件事啊。」「那就干吧。这样可以给隔壁的内向的太太教育一番了。」「其实,你的目的在隔壁的江奈身上,反正我是做饵而已。」「不要说这种话,妳也是是很可爱的。」「那么,妳发誓不要动江奈的脑筋。」「妳的要求太过分,妳都已经诱惑三上了。」提起这件事,香子的态度就不能强硬。西方不是很坏的丈夫,但他和工作上的女性玩,使香子不满。加上香子生来就喜欢男人的性格,使她忍不住要勾引一郎。「不要啰嗦了,快脱三角裤。什么!妳穿了二件。」「有一件是束腰带。」「真没有性感,还穿这么硬的东西。」「所以,你就算了吧,在这种地方是不可能的。」香子不是没有想在卡拉OK的小房间里玩,但真的到这里来就不敢动了。如果被俱乐部发现,以后就不能再到这一带走动了。可是西方已经充满干劲。从三角裤上用手指在阴门揉搓。虽然隔一层布料,但用男人的力量摩擦敏感的部份还是无法忍受。本来就经过吻或玩弄的乳头已经多少有一些兴奋了。「嗯,开始涨大了,而且也更湿了。」西方把裙子撩起向里面看。「不要!!不要啊!」香子皱起眉头只顾摇头。可是西方用力把束腰带拉下去。幸好没有穿丝袜,立刻露出香子的腰部。肚子随着呼吸上下起伏。浅蓝色的高开叉三角裤深深的陷入肉缝里。西方把手里的束腰带丢在地下,把脸压在三角裤上。「唔!!咬呀!!不要!!」香子发出很大的声音,大概所有的房间都能听到她的声音。西方的鼻尖在三角裤双层底上摩擦,手指还在玩弄肛门。香子就像大风浪里的小船,没有办法控制自己。知道在这里不能大声叫,可是这样的念头反而使她发出更人的声音。想缩紧大腿,可是男人的头在大腿之间,很自然的形成用双腿夹紧男人的状态。西方愈来愈兴奋。觉得真正的性交还没有这么好玩。香子的三角裤已经被汗和体液弄湿,在那里舔时感到一种鹹味,觉得这种味道也很美妙。折磨女人的快感能满足男人的自尊心和慾望。香子的声音突然有了变化。不只是喊叫,呼吸也变急促,成为喜悦的表现。声音也变小,好像上气下接下气的样子。(很好,我就是想要江奈听到这里这样的气氛。)西方在心里感到很满意。让内向的女性尽量感受到淫邪的气氛,然后追求时,很容易就能达到目的。计划进行的很顺利。不过西方并不準备就在这里性交,在这里性交还是很危险,随时都有被其他客人看到的可能。西方担心自己摄影师的名字受到损害。但想到用另外的方法。(对,就用那个办法。)他把香子渗出来的蜜汁用舌尖揉过之后站起身来,把蓝色的高开叉三角裤丢在地下。香子好像失神一样的捲曲身体全身无力的闭上眼睛。西方把裙子尽量撩起,然后把香子的一条腿抬高放在沙发的靠背上。另一条腿伸直在地上。双腿完全分开,看起来像深蓝色湿淋淋的草沿着红色的肉缝茂密的围绕。洞口有很多粘液发出光泽。西方仔细观察这种情形后,从架子上取下麦克风握在手里。「肉棒也许还没有这个东西更有快感。」无论西方说什么,香子都没有回答,胸部不停上下起伏脸颊汗湿红润。「妳现在唱一首喜欢唱的歌,但用下面的嘴。」把麦克风的开关打开,靠近香子的阴唇上。把音量放到最大,阴唇少许张开,所以麦克风的头部轻易就顶开阴唇钻进去。「啊……」香子张开眼睛想要站起来。可是西方继续压住她的身体把麦克风插进去。「你放进什么东西了?啊!!又凉又硬,还像电动假阳真一样的颤抖。」电源开关打开的麦克风进入香子的膣腔里。西方为把音量开到最大,所以在膣腔里的轻微摩擦声,也变成音响传出来。西方这时候握紧麦克开始抽插。粘膜和金属摩擦的奇妙声音从扩音器播放出来,因为是立体音响,所以音域很宽大。那真很奇妙的声音,像搓洗衣服的声音,还有用手掌打在肉上的声音。香子在喘息,好像还不知道插入的是麦克风。「不要了,那里会受伤。」这样说过以后,又扭动屁股说:「可是,紧紧的很舒服。啊……真好……」没有想到插入麦克的结果,香子有这么热烈的反应。「好呵……还要深一点……」「真的吗?还可以用力插入吗?」「要!要深一点!!」麦克风继续深入。麦克风的部分已经完全进入膣里,只从红色的肉门露出导线。那真是奇妙的景色……西方插入手指继续向里推动。好像是到达子宫。这时候香子发出更尖锐的尖叫声,猛烈扭动屁股,双手伸在半空中颤抖。「啊……我快要洩了……快插吧!!」西方继续用力向里插入。这时候房间里充满和草摩擦的声音。(大概是香子的子宫哭泣的声音吧。)音箱中的喇叭传出声音有时候变成锐利,有时也出现杂音。让麦克风在里面旋转时,出现很奇妙的声音。像小河流水的潺潺声,也像树叶摩擦的声音。香子好像很快就进入高潮。不停的发出哼声,全身是汗的扭动屁股时,香子开始哭叫。「就是现在啊!!好!!啊!!真好!!!」从喉咙发出汽笛般的声音。「唔……」发出长长的哼声,身体像瘫痪一样的不动了。从肉洞里流出淫液。可能是这样的液体妨碍麦克风的作用,出现杂音。西方急忙拔出麦克风,开掉电源开关。麦克风也变成惨不忍睹的样子,收音部份的金属网完全被香子的体液盖住,有如高尔夫球一样。其余的部份也是湿淋淋的。这时候,在隔壁的房间里一郎和江奈已经丧失唱歌的心情,注意力完全被来自西方和香子房里的女人欢乐的声音吸引。「真厉害,妳把耳朵靠在墙上听听看。」首先是一郎发现隔壁的变化把耳朵贴在隔壁墙上。江奈还不知道什么意思,傻呼呼的说:「你偷听别人唱歌是不礼貌的事。」一郎吞下口水,把手指压在嘴唇上。「嘘……江奈,妳过来,能听到了吧?」江奈也过去把耳朵贴在墙上,确实听到男女的声音,但不是在唱歌,好像香子在说话,然而却是叫的声音,男人在动的声音。香子不停的说:「不要」,沙发好像碰到墙上。没有多久,就听到香子激动的娇声:「啊!!!好啊!!」江奈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。断断续续的听到香子喘气的声音,偶尔也有尖叫声。「我不要听。」江奈用手盖在耳朵上。「他们二个人真厉害啊。」「我们走吧,我受不了,快要羞死了。」「为什么要走?这是难得听到的声音,听到也觉得快活。」一郎的脸色也兴奋的通红,想知道墙壁那一边的动静。香子的哼声更紧张,沙发发出振动的声音。「我要走了,快要羞死了。」江奈摇摇摆摆站起来想走,但又像目眩般的跌坐在椅子上。「妳不要走。」一郎拉住江奈的衣袖。「我不是要和他们对抗,可是这样听了以后,我也无法忍耐了,我们也开始。」一郎说着要拥抱江奈。江奈惊讶的说:「你不要胡说,简直像野兽。」江奈虽然推开男人的手,可是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身体里像火在燃烧,没有办法做有力的反抗。一郎好像已经完全兴奋。「这个东西该怎么办!」一郎一面说一面拉开裤子。里面的内裤已经完全变成帐篷,渗出的淫液使内裤上出现斑痕。「不要拿出来!不要!!!」江奈用手蒙住脸弯下身体。可是一郎不顾一切的从内裤里拉出勃起的肉棒,江奈立刻闻到男人的味道。「啊!!!」虽然想逃避,但被一郎抓住,反而形成把下半身交给男人的样子。挺直的炮身钻入裙子里顶在三角裤上。江奈被迫趴在沙发上,屁股也露出来,强烈的羞耻感和狼狈使她无法发出声,因为担心这里的服务生会不会感到异常而进来看。江奈已经变成失神状态。裙子撩起到屁股上,有蕾丝边的衬裙缠绕在大腿上。

在昏暗的房间里,江奈蠕动身体的淫蕩姿势几乎使一郎快要爆炸,压在江奈的身上立刻把三角裤拉下去。江奈开始辍泣。「求求你……饶了我吧。」一郎没有说话,把膨胀到极点的肉棒插入江奈的屁股沟里。这种后背姿势是自从那天晚上第一次做过以后,已经充分了解江奈的反应,因为江奈的性器是『偏下』,所以从背后能插入的更深。「江奈,我来了!」下半身用力向前挺。在丰满的屁股缝上,男人长满黑毛的下腹部紧紧贴上去。顶开柔软的阴唇,一下就进入里面……「啊!!进来了!!!不要啊!!」江奈的全身都僵硬,张开眼睛后又紧紧闭上,拚命的抓住沙发的肘靠。「插进去以后就要看我的了。」在这种地方匆忙的性交,使一郎感到无比的新鲜。江奈的个性很保守,性交也有一定的方式,缺少刺激感。这样的不满使一郎去找香子。想不到在这种场所玩弄,江奈也能享受到兴奋的快感。(这样一来,江奈也应该多少懂一点了吧!)一郎一面想一面做活塞运动。因为没有经过前戏就插入,所以开始时有一点疼痛。江奈诉苦这样的情形。「好痛,不要啦,会受伤的……」「不会的,马上就会好起来的。」里面是乾的,就好像是在牛皮上摩擦,一点也没有舒服的感觉。不过还是缓慢抽插时,慢慢的开始湿润。「这样就好了。怎么样?有没有舒服了……」江奈没有回答。她在咬紧牙关忍耐,脸色是通红的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一郎猛烈前后摇动身体。这是半弯腰的姿势,在窄小的沙发上,还要担心外面,所以没有像在家里那样顺畅。「老公,还是快一点弄完吧。」手上用力抓住江奈的屁股拚命的插入。到这时候溢出来的蜜汁才开始增加。「唔……很好……江奈,快扭动屁股……扭动屁股……」能感觉出江奈的呼吸开始急促,一郎也更兴奋。好像就要达到兴奋的最高潮。如果在家里,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,可是现在先听过隔壁的淫蕩声音,又在异情场所开始,所以和过去的情形不一样。一郎在快要射精时也忍不住发出呜咽般的声音。「江奈,我要射了!!」一面说一面猛然射出。江奈完全没有说话,只有在射精的时候扭动身体发出哼声。就在一郎很满足的整埋衣服时,他们的房门被推开。江奈也急忙穿上三角裤,喝果汁的眼睛好像失去焦点。「晚安,情形怎么样?」表情泰然的走进来的,就是刚才还在隔壁发出性感声音的香子。江奈低头萎缩在沙发上。没有勇气和香子面对面,她刚才和一郎性交的情形,一定完全被偷听。可是一郎保摊开双手表示欢迎香子。「妳丈夫呢?」「他去厕所了。」香子好像很自然的和一郎在同一个沙发上併排坐下。「现在,一切都知道了,隐瞒也没有用,所以我要说出来。」一郎好像很香的喝香子带来的罐装啤酒。「你们干那件事完全听到了,使我们受到很大刺激。」一面说一面稍稍握香子的手心。香子也用力反握。「那是彼此彼此吧。」从香子的眼睛冒出媚态。「三上先生也很厉害,我丈夫都感到满讶。」「是啊,三上太太也使我受不了。」西方一面说一面走进来。坐上后和一郎乾杯。江奈的脸色灰白,好像有地洞就要钻下去的样子。西方不停的在安慰江奈。那种样子如果有第三者看到的话,一定会以为西方和江奈是一对,三上和香子是一对。「三上先生,我们已经有能这样彼此赤裸的谈话关係了,开门见山的谈一谈好不好?」西方紧靠在江奈的身边说。「说实话,我喜欢你的太太,如果夸张一点说,就是我长久以来寻找的最理想的女性。」「哦,是江奈吗?」一郎做出很惊讶的表情。「我说真正的真心话,我想和她结婚。」西方大胆的说。这时候香子的柳眉倒竖。「你真不要脸,她是三上先生的太太呢!」「我当然知道,妳不要啰唆!」西方反驳香子后说:「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,所以我想请求一件事,就是请你太太做我的模特儿,当然要酬谢。我想在秋天的摄影展展出和服的摄影展,她是最适合穿和服的人了。」西方做出认真的表情看一郎。一郎不承认从他的眼睛里冒出属于艺术家的感情。「能被你看中我觉得很光荣。江奈,妳怎么样。」这样问像石头人的江奈时,竟然意外的,江奈立刻答应。西方高兴的笑。香子气忿的把头转过去吸烟,用白眼瞪一下西方说:「每一次都是这样。做模特儿是藉口,不知道用这个方法勾引多少女人了。」「妳说什么?听妳的话,好像我在诱惑三上太太。」「难道你能保証不是诱惑吗?」香子露出嘲笑对西方说。这样说开来以后,西方就无法反驳,只有喃喃的说:「妳还不是一样玩,就是三上先生也……」听到西方这样说,一郎就急忙打圆场。「不要说了,江奈已经答应了。像她这样的女人也可以的话,就请西方先生多照顾了。」「当然没有问题,会给我很大帮助。」这时候香子又挖苦说:「能给你什么帮助呢?」「妳不要啰唆!」西方向香子冲过去,好像要推倒她。可是好像脚拌到桌子,玻璃杯倒下去发出很大声音。一郎抱住西方说:「不要吵架了。西方太太最好也不要说那种话了。」香子好像还不服气的瞪一眼西方说:「既然三上先生这样说,我只有服从。可是我有条件。」「妳有条件?对人劝架还有提出条件的人吗?」「我丈夫请三上太太做模特儿时,我要和三上先生约会。」西方听到以后并没有生气,反而用温柔的声音说:「原来如此,这种事情太简单了。」一面说还一面做出要把香子推到一郎身上的动作。「事情就这样决定了。」西方喝一囗啤酒对江奈和一郎说:「这样吧,明天下午我就要借用你的太太,方便吗?」江奈一直像个石头人一样低头不做声,但经过西方摸一下肩膀,身体虽然颤抖一下,但还是用很小的声音说:「我是没有问题的。」「很好,那么明天下午一点钟到我的工作室来吧。」「你的工作室在那里呢?」「就在我家,改建一个房间做我的工作室。」「那么,就让江奈穿和服去你的工作室吧。」事情谈到这里以后,气氛有一点尴尬,也没有心情再唱歌。西方在柜台结帐时,香子靠在一郎的身边说:「他在工作时是谢绝访客的。在那个时间,我们去喝茶好不好?反正我不在家,他会更高兴。」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